不是瓦特尔不敢超主要还是怕碰瓷

  但,为什么身后这些车手都不去“扶一把”身前的老奶奶呢?他们是怕被碰瓷,还是…… 所以,当场上车手发现前方赛车开始节省轮胎时,他所做的也只能是进入保胎模式。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必然会导致轮胎无法坚守60圈;若尝试两停策略,进站损失的时间意味着会丢失更多的席位。 里卡多在守住领先位置的同时,甚至还考虑到了比赛尾声、安全车出动等特殊情况下被人偷袭的可能性。他始终把轮胎维持在了最佳状态,而他身后的对手都无法与这台“残废的赛车”相匹及 排位赛中,里卡多接连做出两圈1分10秒8的赛道纪录单圈。他的速度无能企及,因此在开赛前就成为了夺冠大热门。随着队友维斯塔潘在练习赛中的失误,里卡多在这个周末更是早早地失去了对手。 因为这是摩纳哥,所以“赛道位置”为王。只要你处在了靠前的位置,身后所有人都要服从你的指挥,哪怕你的速度只是和老奶奶一样。 所以,仅有的一次进站告诉了我们:在今年的摩纳哥,“undercut”和“overcut”都不奏效。 里卡多的这场胜利,集聚了他所有的智慧和技能,他虽以“老奶奶之躯”坚守苦战,但凭借着他高超的掌控技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抵挡住了身后所有的压力。比赛场面的沉闷掩盖了里卡多的高超表现,但无法遮掩红牛车队在这条赛道上统治性的优势。澳洲人用他自己的方式,为未来的合约谈判增添了筹码,而苦尽甘来的胜利最为宝贵。 这对于里卡多而言,无疑是致命性的打击,此时的他,就像是身处在阿波罗13号登月舱飞行员。没有退路的处境意味着澳洲蜜獾需要继续将这台残喘的赛车呵护至终点,而且还要尽可能地抵挡身后侵扰。 根据红牛赛车在练习赛中展现出的速度,外媒专家早就预测到了红牛赛车会在正赛中比法拉利每圈快0.5秒,相比梅赛德斯赛车的优势则可以达到0.8秒。占尽速度优势的红牛车队只需要一个杆位便可顺利地发挥出这台赛车的杰出性能,但他们早早地在周六三练中就折损了一员大将。里卡多曾在2016年摩纳哥排位赛中驾驶一台不占明显优势的红牛RB12夺杆,但最终因为车队失误而没能将杆位转化为胜利。本赛季的摩纳哥站赛前的强势,似乎就预示着里卡多将只手开辟一条复仇之路。 比赛前六位车手在发车后的名次均未有发生变化,领跑比赛的里卡多在开赛初期就建立了一定的优势。在他身后的维特尔尽管在开始阶段做出过一些追近的尝试,但由于赛道特性所致,里卡多始终掌握着超过1秒的领先优势,并统领着全场的节奏。在一停前,里卡多的领先优势达到了4.1秒,维特尔在第16圈尝试进站,而里卡多在第17圈做出回应,守住位置。 梅赛德斯车队在开赛前就预计最软胎无法撑过15圈。位列第三的汉密尔顿在开赛初期不但追不上身前的里卡多、维特尔,更是被第四的莱科宁紧紧咬住。面临困境,梅赛德斯要求汉密尔顿在第12圈超前进站;法拉利发现梅赛德斯的这一想法后,立刻告诉莱科宁留在赛道上,并且要求他全力推进。莱科宁在第13/14圈立马跑出了1分16秒的飞驰圈速,但在第15/16圈因轮胎的迅速衰竭就掉到了1分18。第17圈进站后的莱科宁,出站仍旧落在了汉密尔顿的身后。 MGU-K是当今混合动力F1赛车上最为复杂的一个部件,它直接与引擎动力输出的部分相连,同时又得到热能回收系统MGU-H以及刹车动能回收系统的双重电力补给。MGU-K的过热损坏,意味着整套混合动力单元的输入和输出环节均出现了错乱,这一故障远不止丢失了160匹马力那么简单。 美国航天局1970年发射升空的阿波罗13号登月飞船的自救行动被誉为人类航天史上最大的奇迹。而国外专家就将里卡多在摩纳哥站的传奇表现比作了“驾驶阿波罗13号的机长”。 第76届摩纳哥大奖赛在一场焖战中落幕,最终红牛车队的里卡多从杆位起跑守住了领先优势,如愿取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然而这场比赛沉闷无趣的场面成为了人们热议的话题,摩纳哥究竟是不是一条连“老奶奶”都能跑赢的赛道呢? 答案其实还是在轮胎,而且肉眼可见。之所以为奇迹,是因为里卡多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还把自己的轮胎保护到了最后一刻。在以下截图中我们可以发现,里卡多在接近尾声时,这套已经使用了60圈的极软仍旧“圆润有光泽”;相比他身后的这些车手,里卡多的轮胎优势可不止一点半点。 那么我又要开始吹里卡多了。比赛最后七圈时,场上出现了虚拟安全车,这让所有车迷都为身处险境的里卡多捏了一把汗。但没想到,比赛最后五圈的里卡多“回光返照”,接连做出1分16秒的圈速甩开了身后维特尔多达7秒。 没有了MGU-K的输出,赛车的加速环节就少了电池的补给。因此里卡多在比赛后50圈,全程都只能使用赛车的前六个档位。同时,刹车所回收的能量“无处可走”,大量原本应当注入电池的能量堆积在赛车的后刹车碟上。里卡多的后刹车碟温度更是高破天际,他强制性地在座舱中把方向盘上的刹车比往前拨了7%——这意味着他的刹车控制也会远比正常状态下艰难。而在摩纳哥,刹车爆了只能墙上见。 没人敢轻举妄动地两停,也没人敢轻举妄动地攻击。那么在比赛最后阶段为什么也没人敢放手一搏呢? 比赛于当地时间周日下午三点十分正式开始,杆位起跑的里卡多守住了自己的席位。所有前十起步的车手均使用了倍耐力全新引入的最软胎配方,而对于最软胎如鱼得水的里卡多可谓在比赛开始阶段顺风顺水。 里卡多的圈速比正常状态下慢到了2.5秒,而他身后所有的赛车明显都占有着速度方面的优势。上图漫画暗讽的就是这场比赛这一戏剧性的局面,以“养生速度”遨游在赛道上的里卡多竟阻挡了身后所有的车手,使得比赛的进程变得枯燥而且乏味。 与此同时,场上的另一组较量在莱科宁与汉密尔顿之间悄然展开。汉密尔顿在第12圈就选择了提前进站,而在他身后的莱科宁比他多跑了五圈,尝试“overcut”晚进站战术。 对于维特尔而言,身前的里卡多始终都是近在咫尺,他却在长达整整50圈的比赛中全程按兵不动。这其实很大程度上与这站比赛的轮胎选择有关。参见下图的摩纳哥站车手选胎情况,最为极端的情形出现在红牛车手身上,他们选择了11套最软胎以及超软极软各一套——这意味着在周日发车之前,所有车手几乎根本就没有测试过其他轮胎配方,每个人对于超软极软能否在赛道上坚持60圈,心里都是没底儿的。 赛况在比赛第28圈发生了改变,里卡多通过车队无线电汇报自己的赛车“丢失动力”,但语调之淡定令人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处在困境中的车手。调查显示,里卡多的赛车出现了MGU-K过热失效的故障,秒速赛车【官网参赛】:F1一级方程式有多难开?!这意味着澳洲人的红牛赛车将在接下来剩余的50圈比赛中至少损失160匹引擎动力。此时,他在直线上的尾速已经要比身后的维特尔慢到30公里每小时。